首 页  |  基地概况  |  科研队伍  |  研究成果  |  学术交流  |  研究生培养  |  基地简报  |  学术期刊  |  南亚文献资料库  |  English  |
 
基地信息
南亚资讯
最新成果
研究生园地
公告栏
学者风采
 
 
 
【讲座预告】李涛教授:2019年国际形势发展特点及未来走向
【讲座通知】(印度)拉玛教授:中国在南亚的三层次合作政策
【讲座通知】(印度)塔伦·维杰:中印文化关系
讲座通知:桑格鲁拉——尼泊尔及南亚借力“一带一路”谋求发展的新前景
讲座通知:(法国)布瓦洛 世界经济变局:中国、印度与非洲
讲座通知: (印度)齐湛大使 印度经济转型与外交政策
讲座通知:(尼泊尔)普里姆教授 南亚反恐形势与中印合作
 
 
 
 
 
essay writing services
编辑:李建军     来源:essay writing services   发布时间:2008-08-28   阅读:2788

 

中国与印度移动通信业发展比较

张 立         王学人

张 立,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和教育部“985”工程四川大学南亚与中国藏区创新研究基地副研究员,博士后。王学人,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宏观发展研究所,经济学博士

 

[内容摘要]本文旨在从定量和定性两个角度比较中国和印度两国移动通信业的发展情况。中国移动通信业的发展应更多地归功于外部变量,尤其是政府的保护与扶持;而印度移动通信业虽然规模较小,但自主发展的能力却更强,发展潜力更加巨大。

[关键词]国家竞争优势 理论 中国 印度移动通信 比较

 

毫无疑问,伴随着改革的推进和经济的崛起,印度正在成为亚洲乃至全球继中国之后的又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正像在其它许多领域,印度都表现出咄咄逼人的追赶之势一样,在深刻地改变了现代人工作和生活的移动通信业,印度也同样展示出前所未有的发展活力,并急速地向中国的同行们靠近。尤其是考虑到中国的移动市场增幅正在放缓和印度移动市场却方兴未艾的事实,许多人都禁不住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印度移动通信业能否追上中国呢?

一、两国移动通信业的发展概况

(一)中国移动通信业概况

从全球范围来看,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特别是最近的20多年里,移动通信技术获得了很大的进步,迅速成为信息通信技术中发展最快、应用最广、渗透力最强的技术,在促进经济增长、推动社会进步、丰富各国人民生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伴随着技术的日臻成熟,我国移动通信业的发展也拉开了帷幕。

198711月,我国由当时的国家邮电部负责,在广东省建成了第一个TACS模拟蜂窝移动电话系统并投入商用,[①]标志着我国移动通信服务业的正式诞生。在此后的一段时期内,由于整个国家还处在由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轨的过渡期内,改革还没有延伸至包括邮电在内的基础设施领域。因此,当时只有国家邮电部及其地方分支机构拥有移动通信业务的垄断专营权。其它社会机构或私人无法进入这一前景极为看好的领域。这种垄断局面直至1994年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简称“中国联通”)成立后才被打破。新组建的中国联通公司是由原国家机械电子部、铁道部和中信公司等单位发起投资的大型国有电信企业,获准从事包括移动通信在内的各类基础电信和增值电信业务。至此,中国移动通信领域初步形成了类似英国的“双寡头垄断”格局,并延续至今。

随着国家市场化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同时也为了适应行业自身发展和积极应对加入WTO后可能出现的新形势需要,从20世纪90年代下半期开始,我国加大了邮电改革的力度,先后采取了业务剥离、邮电分营、政企分开、企业重组等一系列措施,重新构建起新的电信监管和运营体制。新组建的国家信息产业部及其内设的电信管理局负责电信政策的制定和电信市场的监管。[②]2000年在分离原邮电部所属移动通信网络和业务的基础上新组建起来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移动”)则和中国联通公司并驾齐驱,成为全国唯一两家具有“合法”经营资格的移动运营商。至此,我国移动通信产业方面的改革告一段落。

我国移动通信产业从起步之日起,所处的国民经济环境就一直非常有利。在连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刺激下,移动通信业很快便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统计资料显示,我国从1987年开通移动电话业务到1997年用户达到1000万户,用了整整10年的时间。而从1000万户增长到2001年的1亿户,只用了不到4年的时间。此后,200211月,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到2亿;20045月,达到3亿户;20062月,达到4亿户,而到2007年,有望突破5亿户大关。我国已成为全球移动电话用户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是GSMCDMA网络容量全球最大的国家。这种发展势头堪称是世界通信史上的又一个“奇迹”。

从市场结构来看,以2006年末的数据为例,中国移动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地位,其全年的营业额达到人民币2954亿元,利润达到人民币660亿元,用户总数超过3亿户;相比之下,中国联通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仅为人民币804.8亿元,净利润为36.4亿元,用户总数则为1.4亿户,其中约有0.4亿户为CDMA用户。

值得指出的是,伴随用户规模的加大和普及率的提高,我国移动通信业的增长速度正呈放缓之势。以2006年数据为例,中国移动的用户数和收入的同比增长速度都已降至22%左右。而中国联通的收入同比增幅更低,还不到10%,这预示着我国移动通信业已经走过了高成长阶段,正迈入稳定发展的成熟期。

(二)印度移动通信业概况

严格地讲,印度移动通信业的起步应从1994年算起。这一年,印度政府出台了以推动电信自由化进程为目标的电信政策。该政策允许私有资本进入电信市场,并鼓励与外资联营的民营公司向不同地区的电信产业投资,其中外资比例不得超过49%。同年11月,印度政府将全国按照行政区划分为4个大都市和ABC 3类共21个运营区,同时开放移动业务。[③]在上述政策的指引下,印度政府通过招标的方式4个大都市发放了8个许可证,每个大都市各两个。而在其它3类电信运营区中,也基本上按照每个电信运营区两个运营商的原则招标拍卖许可证。自此,印度移动通信业正式进入运营阶段。

鉴于完善电信市场管理的需要,1999年,印度政府又颁布了新的国家电信法。新的电信政策也决定,进一步增加移动市场的竞争者,允许国有电信运营商DTSMTNL作为每个电信区的第三家运营商进入移动市场。这样,印度移动通信业的进入管制便得到进一步放松,以致目前在很多大城市或电信运营区都已颁发了第4张移动通信许可证,如首都新德里就有4家移动运营商。由此,印度移动通信业也进入了一个更加稳定的高速成长阶段。

统计数据表明,[④]2006年底,用户数达到1.495亿户(含部分无线本地环路用户),占全国11.08亿人口的13.49%,成为全球仅次于中国、美国和俄罗斯之后的第四大移动通信市场。从市场结构来看,印度移动市场已呈现出势均力敌的多元竞争格局。以2006年底的用户数为例,用户市场占有份额前几名的运营商分别为:Bharti(占21.37%)、 Reliance Infocomm(占20.04%)、BSNL(占17.78%)、Hutch (占15.58%)、TTSL(占9.66%)、IDEA(占8.31%)、其他运营商(占7.26%)。从所有制类型来看,像BhartiHutchReliance Infocomm以及TTSL等私有和合资运营商的份额已达75%左右,而两家国有运营商(BSNL MTNL)的份额则仅为25%左右。

尽管从1995年正式开通移动业务至今,印度已经历了十年的高速成长期,但是,最新的数据表明,这种旺盛的发展势头丝毫没有减弱之势。实际上,进入2007年以来,印度每月新增移动用户数已接近600万户,与中国的新增用户数基本相当。按照这一速度,到2007年末,印度的移动用户数有望达到2.5亿户。而到2009年底,印度有望超过美国和俄罗斯,成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电信市场。

二、中国和印度移动通信业的发展比较

根据印度TRAI2006年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⑤]从近年来的情况看,尽管印度移动通信业的发展势头一片大好,但就经济方面的总体绩效而言,中国移动通信业仍然远远超过印度同行。

(一)     两国移动用户数比较

从表1可以看出,中国的移动用户数远比印度庞大,印度目前的移动市场规模仅达中国5年前的水平。这种差距,应该与中国的总体经济实力更发达、人口基数更大、人均收入更高等因素有关。但值得注意是,两者的相对差距呈现出逐渐缩小的趋势。1997年,中国的移动用户总数是印度的近45倍,而到2006年,则急剧下降到4倍多。这说明印度正在奋力赶上。

1:中、印两国移动用户数比较                    单位:万户

年份

中国

印度

1997

1500

34

1998

2000

88

1999

4000

120

2000

8500

188

2001

14500

358

2002

21000

643

2003

26900

1269

2004

33500

3360

2005

39000

5251

2006

41000

9304

(二)两国移动通信收入比较

从表2中可以看出,2006年中国的移动通信收入达到721.9亿美元,而同期印度的收入仅为195亿美元。但是,印度收入的同期增幅要超过中国近3个百分点。这也表明,两国收入差距在缩小。

2:中、印两国移动通信收入比较                   单位:亿美元

年份

中国

印度

20042005

650

170

20052006

721.9

195

增长率

11.8%

14.7%

(三)两国每用户的月均话费收入(ARPU)比较

从表3中可以看出,无论是GSM用户,抑或是CDMA用户,中国的ARPU都要高于印度;但是,就GSM用户而言,两国差距并不大,而对于CDMA用户,印度则相差近1倍,这可能与印度CDMA运营商Reliance Infocomm等实行的通过低资费策略来抢占市场份额有关。在中国,经营CDMA网络的中国联通公司则更多地是将其定位为面向中高端用户的所谓“精品网络”。由此导致中国CDMA用户的ARPU值居高不下。另外,两国后付费用户的ARPU值均远高于所有用户的平均水平,这说明后付费用户的确是利润更高的高端客户。然而,随着预付费用户的增加和后付费用户所占比重的减少,运营商的ARPU值有下滑的趋势。

3:两国ARPU值比较                                   单位:美元

 

中国

印度

20042005

20052006

20042005

20052006

GSM用户

9.63

9.43

8.89

8

GSM后付费用户

20.18

19.98

20.34

14

CDMA用户

10.31

9.31

5.74

5.56

(四)两国每个用户的月均使用时间(MOU)比较

从表4来看,印度的户均使用时间要远远高于中国。尤其是就CDMA用户而言,20052006年期间,印度用户的通话时间比中国用户要多出近70%。然而,表3的数据却显示出印度CDMA用户的ARPU值反倒要比中国用户的低67%,这说明在中国CDMA用户的资费要比印度高出184%。其原因在于印度移动市场的竞争太过激烈。当然,也可以反过来说是中国的移动市场竞争太微弱,所以使得高资费仍得以盛行。按同样的方法计算,还可推出,在中国GSM用户的资费也要比印度高出54%左右。而这两国两类用户间资费差距的存在,主要应与印度CDMA运营商通过低价促销策略来吸纳用户有关,而在中国,由于经营CDMA网络的中国联通公司同时也拥有一张更大的GSM网络,因此,为担心出现自己内部的用户分流局面,不敢使两网的资费差距拉得太大。另外,表4还明显反映出,两国后付费用户的使用时间均超过预付费用户的2倍以上,这也说明了后付费用户大多是消费量较大的高端客户。

4:两国MOU值比较                                    单位:分钟

 

中国

印度

2004

2005

20042005

20052006

GSM用户

297

300

330

393

GSM预付费用户

194

214

233

308

GSM后付费用户

517

524

599

675

CDMA用户

292

277

N.A

470

N.A:缺少数据。

(五)户均运营成本

户均运营成本是指平摊在所有用户身上的平均运营成本,主要包括人工成本、网络运营成本、网间互连费用、营销成本、管理成本和其它监管成本等。从表5可以看到,两国的户均成本均呈下降态势。这可能与用户群体不断扩大所带来的规模经济收益有关系。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中国移动运营商的用户规模远远超过印度同行,并且中国只有2家主要的移动商,而印度却有6家之多,然而,中国的户均运营成本却仅比印度低不到15%,这反映出中国的规模经济优势并不明显。

5:两国移动用户户均运营成本比较                     单位:美元

 

中国

印度

年份

2004

2005

2004-05

2005-06

户均运营成本

4.87

4.73

5.99

5.49

(六)投入资本的回报率比较(Return on Capital Employed

投入资本回报率的高低反映了效益的好坏。从表6可以看出,两国2005年的回报率均比上一年有所下降,但印度下降的幅度更大。另外,中国的回报率远远高于印度,几乎达到其3倍。这样高的回报率,既与运营商的经营能力高低有关系,但也与产业的竞争态势有很大关系。事实上,中国的高资费和低竞争,可以看作是高回报率的重要因素。按照市场竞争的一般法则,如此高的回报率本来难以持续,因为这会鼓励社会资金的疯狂流入。然而,行政性的进入管制壁垒却阻止了这一切的发生。

6:两国移动市场投入资本的回报率比较

 

中国

印度

年度

2004

2005

2004

2005

投入资本回报率

22.87%

21.90%

7.83%

7.42%

(七)两国的公司税(费)率比较

从表7中可以看出,就实际支付的公司所得税率而言,两国的税率上限比较接近。看不出哪一国的运营商有明显的优势。但就以与收入相挂钩的营业税而言,印度运营商所要支付的比例却大得多。这说明印度移动运营商所承受的税收负担要比中国的同行重。另外,印度运营商还要支付占收入约6%-10%的许可证费用,而中国目前的电信运营商却无需交纳此项费用。因此,综合起来看,在印度,电信运营商所要承担的税收要比中国的同行高很多,如果暂不考虑两国所得税率的差异,那么,印度电信运营商要多付出高达收入1/5的份额给政府。无疑,这是一笔相当巨大的开支,对运营商而言也是一笔沉重的负担。这个事实一方面表明了,中国移动运营商面临的监管环境是异常宽松的,它能够取得高回报率,也并非是一种奇迹;与此同时,它还反映出,就在如此大的税收压力与市场竞争压力之下,印度运营商依然能够取得较好的资本回报率,的确是非常不容易的。这只有靠自身内部挖潜增效才行,否则,别无他途。

7:两国电信运营商的税(费)率比较

 

中国

印度

公司所得税率(名义)

33%

30%

公司所得税率(实际支付)

18%32%

11.22%33.66%

公司营业税率

3%

12.24%

经营许可证费

NA

6%-10%

三、两国移动通信业发展差异的原因

和印度相比,为何中国移动通信业能够遥遥领先?这其中是否有值得挖掘的经验或教训?我们运用国家竞争优势理论,对这一现象作深入的分析。

(一)           波特的“钻石系统分析”框架

在当代现实中,我们经常会发现,某项产业里的许多领先者,都出现在同一个国家。如德国(前西德)是全球印刷机产业、高级轿车、化工产业的集中地,小国瑞士是世界重要的药厂、巧克力食品与贸易业的基地,美国在个人电脑、软件、电影等产业中独占鳌头,意大利企业在瓷砖、包装机械以及工厂自动化设备等方面表现强势,日本则主导着家用电器、照相机以及工业机器人等产业。对于这种现象,应当作何解释呢?为什么上述国家能够在这些领域取得全球性的优势而别的国家却不能呢?

对此,美国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在1990年出版的《国家竞争优势》一书中提出了著名的“菱形钻石理论”来予以回答。与古典经济学简单地强调资源禀赋重要性的观点有所不同,波特认为,[⑥]国家的财富与优势不是仅靠劳动力、自然资源、金融资本等要素的高投入,这些传统要素在全球化快速发展的今天其作用正日趋减少,而是应当来自于该国生产率的不断增长与产业的创新升级。而影响一国生产率成长和产业创新的因素则又来自于一个系统,即被波特形象化地称之为“菱形钻石”系统。该系统主要由生产要素、需求条件、相关支持产业、企业战略、结构与竞争、机遇和政府等组成。其中:(1)生产要素是指一个国家在特定产业竞争中有关生产方面的表现,如:人工素质或基础设施的良莠不齐;(2)需求条件是指本国市场对该项产业所提供产品或服务的需求如何;(3)相关支持产业要素是指这些产业的相关产业和上游产业是否具有国际竞争力;(4)企业战略、结构与竞争要素是指企业在一国的基础、组织和管理以及国内市场竞争对手的表现;(5)政府要素是指一国内各层次政府部门在影响上述各因素方面的影响力,如竞争政策、教育投入、对外政策等对上述因素所造成的影响;(6)机遇条件是指由于基础发明、技术、战争、政治环境发展、国外市场需求等方面出现重大变革与突破,而给一国产业发展产生的意外影响。波特还指出,在这六类因素中,前四类因素的作用最为关键,但政府和机遇对该国产业国际竞争优势地位的形成也有一定的影响。在整个系统内部,各因素不断互动,相互影响,共同决定着一国产业的盛衰浮沉。

波特的“钻石理论”一经提出,立即引起了诸多反响与关注,尤其受到了政府和企业界的欢迎,因为这一框架不仅为理解当今各国产业竞争地位的形成原因提供了极具原创性和启发性的思维理念,而且也为各国政府和企业的下一步行动提供了具体的指引。因此,倘若我们将其用之于分析中、印移动通信产业发展差异的比较,那也应当是不无裨益并富有启迪意义的。

(二)具体分析

1、  生产要素条件

移动产业是典型的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因此,雄厚的资本、高素质的人才以及现代通信技术对于其发展和腾飞都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印度的文盲率要远远高过中国,如从1999数据看,[⑦]印度成年男性的文盲率高达32%,而中国仅为9,印度成年女性的文盲率达到56%,而中国仅为25%,但是由于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印度政府就一直重视IT业的发展,因此,印度在高科技人才方面并不逊色于中国。目前,印度每年可以培养出5万多名计算机专业人员和36万名工程大学毕业生,并且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科技大国,拥有400万科技人才,甚至还排在日本、英国等研发大国之前,因此,从人力资本的角度来看,印度并不逊于中国。

然而,就资本方面的条件而言,虽然印度拥有较中国更加发达的资本市场,但是,在近几十年来中国GDP一直领先于印度的情况下,由于中国的国民储蓄率高达GDP40%,而印度的储蓄率只有24,[⑧]因此,中国的资本要素应当比印度更加丰裕。当然,不应忽略的事实还有,中国引进外资的规模也远远高于印度,大约达到后者的10倍之巨。[⑨]

而在技术方面,由于两国都先后引进了西方发达国家的GSMCDMA等现代通信技术,因此,两国在技术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先后之分。

至于要论到更为广泛的基础设施,那么,中国无疑也是有优势的。据统计,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对硬件基础设施的投资相当于印度的8倍。再以对通信业发展和运营具有重要影响的供电情况来看,中国的情况也远远好于印度。在印度,供电不足已成为一大现实障碍。仅2003财政年度印度供电量就比需求量要少9.1%,由此导致很多印度企业拥有自己的发电机,造成很高的单位成本。

2需求条件

在需求条件方面,中国也拥有无可争议的优势。

虽然印度近年来增长很快,但是,在中国面前,却相形失色了。据统计,[⑩]1991-2003年期间,印度年均增长率约在58%之间,而中国则高达9.5%;最近几年,中国的增长率仍然超过印度。在人口总量方面,印度约为11亿,而中国则超过13亿。

依据2006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的数据显示,印度2005年的人均GDP705美元,而中国则高达1709美元。

此外,印度的城市化水平更低。以2003年数据计算,印度的城市人口比例约为28.3%,而中国则为38.6%[11]据联合国计划署预计,即便到2015年,印度的城市人口比例也仅能上升到32.2%,而中国则可升至49.5%

正是由于上述优势的存在,才使得中国目前的移动市场收入总规模有可能高达印度的4倍之巨。

3、相关支持产业状况

与移动服务业发展紧密相关的产业是设备制造业,包括电信传输设备、交换设备和终端设备制造业等。

目前,印度本土的电信设备制造能力仍处于初始阶段,但正在吸引跨国公司的进入已扭转劣势。据悉,[12]目前全球主要的电信设备制造商都已进驻印度,并正在加大在印度的生产和研发能力。如爱立信印度制造厂在20052月投入运营;诺基亚投资1.5亿美元在珍奈建设了全球第十大制造基地,生产GSMCDMA手机;阿尔卡特已在印度投资6亿美元以上,建设GSM/DSL生产和研发中心;摩托罗拉也正在印度建厂。西门子则在班加罗尔从事研发工作,在加尔各答进行制造业务。

中国虽然与印度的起点比较接近,但是,由于开放较早,加上政策得当,目前本土设备制造商已经快速崛起,成为全球重要的通信设备制造中心,并且一些本土制造商如华为、中兴公司等正向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全球市场进军。以RCA(即通常用来衡量一国总出口中某类商品所占份额相对于该商品在世界贸易总额中所占比例的大小的比较优势指数)为例来看,2003年中国的RCA高达234.51,而印度仅为8.35[13]

此外,印度还要对手机课征5%的进口关税,对通信设备征收16%的关税。虽然中国也课征关税(手机10%,设备5%10%),但由于不像印度那样多数设备都需依赖进口,而是由国内制造,所以这些关税只是理论上的,没有多少实际影响。

4、企业战略、结构与竞争状况

考虑到移动通信业仍具有较强的规模经济性,因此,按照经典的产业组织理论观点,市场结构对于企业的战略、行为等仍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

而在上文中我们就已经指出过,虽然同样都经历了电信市场化改革,但是,相比印度而言,中国的竞争政策实施得还极不到位。印度是实力相近的六家运营商在混战厮杀,然而中国却仍是不对称的“一大一小”双寡头垄断模式。这两种结构,当然决定了运营商在价格、营销、管理等方面都有显著的差异。以中、印两国最大的运营商相比较而论,印度的Bharti公司作为一家民营公司,它所开创的将其网络管理委托给诺基亚和爱立信公司等一流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做法,已经成为全球移动产业的潮流所向。而且,就在激烈竞争的移动市场以及堪称全球最低的资费标准下,它也仍然能取得高达20%的净利润率。[14]然而,反观我国最大的移动巨头中国移动通信公司,虽然收入规模极其庞大,利润也极其丰厚,但是,它仍保持着传统的运营模式,自己负责建设、维护和市场营销。除了它的在位优势,还很难看出它的核心竞争力在何处。因为它根本没有像Bharti公司那样接受过残酷而无情的市场考验,所以在新的环境下它的表现将会如何就肯定还是个未知数。

5、政府角色及其影响

回顾中国移动通信业的发展,很显然,就像对其它所谓的“战略性产业”一样,政府也扮演了一个绝对的主导角色。政府不仅直接塑造着产业的监管环境,甚至仍然实质性地控制着企业的具体运作。因为时至今日,政府仍然在移动通信业中拥有超过50%以上的绝对控股权,也把持着运营商高管阶层的任命等重要权力。小股东—无论是国内的或是国外的,至多只能发挥一种消极的影响力(如通过抛售股票继而影响运营商股价的方式来传达自己对政府的意见或不满)。

然而在印度,我们已经看到,主要是私有运营商和市场竞争在推动着其移动市场的增长。这就使印度运营商有更大的积极性来完善治理结构、提高生产效率。

在对移动产业生产率和绩效具有重要影响的竞争政策和监管制度方面,两国也有很大的不同。中国目前依然呈现出双寡头垄断特征,并且由于中国移动公司正挟其规模经济优势而不断做大做强,就使得其“一家独大”的状况更趋明显。虽然中国电信公司等固网运营商正对此展开游说,希望政府松动移动业务的进入禁令,但是,政策仍未改变。同时,尽管名义上的电信监管机构—电信管理局早已于1998年设置于信息产业部之内,但是,它对产业所发挥的作用并不是如印度同行那样突出。比如,就资费、广告行为、普遍服务义务等诸多方面而言,中国电信监管部门并没有太多的创新行为。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移动通信业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个政府高保护的、自调节的行业。政府角色的这种特点,决定了中国移动通信业一方面是高盈利的、呈规模扩张式发展的,但另一方面,却也是缺少产业自成长能力的。

在印度,如前所述,政府一直鼓励私有及外资运营商的进入,这其中固然有政府资金投入不足的客观原因,但更有主观上向市场竞争倾斜的考虑,这就使得垄断局面不复出现。目前,国内有一些观点认为印度的横切竖切相结合的电信市场改革方案(即,所谓的竖切是指国际国内长话、市话和移动业务独立经营,所谓的横切则是指将全国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市场分别切割成若干个覆盖区,允许每一个覆盖区通过招标产生一个民营固定电话运营商、两个移动电话运营商和若干个寻呼服务商等)引发了过度竞争,[15]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16]但是,依笔者之见,这种见解颇有些片面。因为对于像移动通信这样一个飞速发展的新兴产业而言,垄断保护无疑是比过度竞争带来的危害更大。因为垄断彻底扼杀了创新的动力和压力。而过度竞争只不过造成了一定的重复建设浪费,损失了一些规模经济收益。但是,产业的素质却在不断增强和提高,市场力量也能够逐步地通过并购等方式来自动解决这些问题。另外,前面也已提到,印度移动企业所承担的税率要远高于中国同行,这说明在中国,政府部门给予移动通信产业的扶持力度更大,企业的财力也更为雄厚。

归纳上述情况,可以清楚地看到影响两国移动产业发展的政府要素有着鲜明的反差。印度政府力图通过市场来促进产业发展,而中国政府则运用自身的力量来左右产业发展。印度的监管环境似乎是苛刻的、开放的,而中国的监管环境却是宽厚的、相对保守的。这种政策上的不同选择,最终带来了这样的结果,即中国移动通信业繁荣高涨,但是其可持续性堪忧;印度移动通信业虽然规模不足,但是活力旺盛,前景光明。

6、机遇条件

在迈克尔•波特的眼中,机遇就是那些可遇而不可求的情况,换言之,就是那些对产业发展能够产生直接影响,但同时又在很大程度上是些难以预料的或难以实现有效控制的一些变量。在本文研究的移动通信业的发展过程中,这些意外性的变量最可能包括这样几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宏观经济状况的变化。如国民经济发生大的波动,由增长趋向衰落。从目前各方面的分析来看,中、印两国的经济都在未来一段时期内有望保持持续增长势头。即便有所调整,但震荡幅度也不会很大。

第二,技术创新。尽管目前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3G)日趋成熟,并在发达国家纷纷上马,中、印两国内引入3G的呼声也很高,但是,由于先进的通信技术以提供更加复杂的通信服务为特点,而大众消费市场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仍将保持以语音业务为重点,所以,这种技术创新对两国移动通信业发展所造成的影响也不会很大,既不会起到显著的推动作用,也不会起到明显的抑制作用。

第三,政治状况的变化。目前,中、印两国都面临着日益严峻的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失衡相并存的问题。如果这一问题得不到妥善的处理,那么由此引发的政治骚乱不但可能破坏部分地区包括电信业在内的设施;而且,还会将整个经济拖入衰退的深渊之中。

四、结论

或许现在下结论仍有些武断。但至少我们已经拥有了更多的事实。正如我们透过波特的“菱形钻石”所已经发现的那样,中国移动通信业的领先优势主要应归功于广阔的市场基础、相对发达的上游设备制造业以及政府浓郁的关爱与支持。倘若失去了这些有利的外部因素,那么,中国移动通信业的耀眼光环将有可能黯然失色。反之,如果将这些外部因素给了印度同行,那么,假以时日,印度移动通信业也很有可能后来居上。因此,虽然在整体上印度移动通信业仍然落后于中国,但是,中国的移动通信业却并没有太多可妄自尊大的理由,自强的道路依然漫长。

 

 



[] 中国移动通信产业20年大事记, http://wy.cnii.com.cn/20060807/ca438053.htm

[] 张立:“我国电信管制改革的问题、成因与出路”,《天府新论》2003年第6期。

[] 吉亮,“快速发展的印度移动通信及其启示”,《移动通信》2005年第7期。

[] 张立:“印度开放电信市场的经验与启示”,《通信企业管理》2007年第7期。

[] 本文所有表中数据均引自:www.trai.gov.in/trai/upload/PressReleases/449/pr17apr07no35.pdf,其中有关中国的部分数据与中国信息产业部公布的数据可能会有所出入,但考虑到这种差异对本文的研究影响不大,故本文未作调整。

[] 迈克尔·波特,李明轩,邱如美译:《国家竞争优势》,华夏出版社,2002年。

[] 黄亚生:“中印经济比较:宏观的分析”,www.epoch.org.tw/pdf/seminar_2005_02_01.pdf

[]黄亚生、Tarun Khanna:“印度能否超过中国”《开放时代》2003年第1期。

[] Yasheng Huang and Tarun Khanna,‘Can India Overtake China?’, Foreign Policy. July/August 2003. pp. 76-81.

[]马丁·沃尔夫,陈家易译,“细看中印龙象之争”,《环球时报》200733006另见:Bosworth, Barry and Collins, Susan M. Margaret1, "Accounting for Growth: Comparing China and India" (February 2007). NBER Working Paper No. W12943 Available at SSRN:  Bosworth, Barry, and Susan Collins, 2007, “Accounting for Growth: Comparing China and India,” NBER Working Paper No. 12943.

[11] 曹骥赟:“印度城市化进程对中国城市化的启示——兼比较两国城市化进程”,《延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2

[12]李智鹏:“印度通信业风头正劲”《计算机世界报》2006070325期。

[13] Sunil Mani, The Dragon vs the Elephant: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Innovation Capability in the Telecom Industry of China and India', Economic and Political Weekly, 40 (39), pp. 4271-83.2005

[14] 印度Bharti Airtel公布4季度财报:http://news.telreading.com/content.php?id=117553.2007-04-28

[15] 曾娅:“重新认识印度:未来的电信大国”,《人民邮电报》2005427

[16] 周其仁:“‘无效分拆’和无须分拆的竞争---中国电信重组评论之四”, http://www.ccer.edu.cn/cn/ReadNews.asp?NewsID=1723.2001-1-30

1   1   首页| 前页| 下页| 尾页
欢迎您!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Copyrigh © 2003-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 版权所有
蜀ICP备06017350号  技术支持:呼啸网络